論中國股市與財富效應

图片来源:彭博社

就財富效應而言,最為突出的變量就是儲蓄率。中國擁有將近40%的淨儲蓄率,該比率毫無爭議地是全球最高之一,如果不是最高的話。高儲蓄率的優勢在於,當股票市場出現劇烈動蕩時,儲蓄資本很大程度上將經濟體與股票市場隔絕開來。舉例而言,當相同程度的股市震蕩出現時,其對儲蓄率為8%的美國經濟的影響比對40%儲蓄率的中國來說更為劇烈而深遠。盡管如此,標准普爾500指數在一小時內下跌5.5%仍是難以想像的情景。

認為七月的股市下挫對於消費水平並未產生劇烈影響的分析人士,在爭論中首先援引的支撐論點必然是中國的高儲蓄水平。

除此以外,另一個有力論點為:即使自2005年起,股票持有率在中國家庭金融資產配置中穩健提升,然而投入到股市中的份額仍然較低。在我查閱過的數據中,報道股票持有率在12%至24%不等,然而與儲蓄投資和房產投資相比,股票投資的份額仍然相形見絀。除此以外,前30%的散戶持有中國股票市場總值的90%。這顯示了股市投資的集中性(或低分散度)。盡管今年A股股民數量呈現爆發式增長,然而我們可以看出大部分的股票淨價值掌握在一小部分中國家庭手中。另外,中國人口中僅有10%為股民,這與美國和澳大利亞人口總量中各有25%和30%持有股票的比例相比,相去甚遠。

因此,即使沒有出現股市下跌, 股票市場僅對人口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人具備影響力。

值得留意的是,目前上證綜合指數比2014年股市上漲伊始的水平高出42%。所以在整個股市起飛的過程中,仍然為股民創造了客觀的收益。話雖如此,盈虧的真實水平取決於進出市場的點位。

不可否認的是,中國股票市場與零售市場的走勢仍存在滯後。2004年初至2014年中,上證綜合指數領先零售銷售數據約12個月水平。兩項指標具備延遲相關性。然而,從2010年為時間軸起始點進行分析,延遲相關的原因更傾向於全球金融危機後,全球經濟增長和股票市場崩盤間的聯系,而非單純的中國國內問題導致的消費下挫。近期中國股票市場(自2014年中伊始)的爆炸式發展,也並未對國際公司的銷售形成顯著提振。大眾汽車、奧迪汽車、家樂福和巴寶莉在中國的銷售數據在此時段內均未達到滿意程度。

從積極方面來看, 股票市場的巨額成交量所造成的最大影響,就是顯著提高了第三產業對國內經濟增長的支撐作用。受此影響,第二季度GDP超過7%的預期值。未來交易量是否延續此前的熱潮,目前仍是一個未知數。

有人心存疑慮,是否中國股市背後的最初概念是否已經改變。中國股票市場的騰飛,背後的邏輯在於將家庭儲蓄資本(已知的高水平淨儲蓄)引導回流至國有企業中。這個邏輯對於大多數西方國家市場來說是非常之不同的。自2014年第四季度後,部分家庭儲蓄資金已轉入股市中,以期從騰飛的股市中獲利。在此情況下,這個最初概念是否已經改變?答案是,最初概念“或多或少”出現轉變。然而,市場監管機構、中央政府和中國人民銀行的提出的一系列對股票市場有利的措施(財政措施和貨幣措施)。依據這些舉措,我認為中國以政策推動股市增長的決心非常明確。

就此而言,中國官方認為股市和國內消費具有非常強的關聯性,盡管我在上文中陳述下挫的股市將起到緩衝作用。這解釋了為何中國政府在上證綜合指數下挫至3500區間時采取積極救市措施。200天移動平均(現在為3534)為機構投資者和多元化散戶投資者喜聞樂見買入市場的點位。而且,輿論認為如果突破該水平,則將有可能出現10-15%的下行。盡管如此,理論上的下行股市應當不會對中國的經濟增長造成強烈負面影響。

Related Articles